• 9号晚上如愿去糖果看了李志的演出。我没买到一层的票,于是想着第一次看李志现场,就奢侈一把吧。另外还抱着也许二层2B逼粉儿能少点儿的侥幸心理。实际情况呢,我感觉二层音响效果不太好,低音部分总觉得听不大清楚,再就是2B基本都TM跟二层呢!一帮弱智眼巴巴地等着听J*B和上了她,呜嗷喊叫还自以为幽默,听到之后就yin笑得跟秒射了一样,再有专门为泡妞儿或YP的傻b们跟到了自己家炕头似的,脱了鞋抠着脚丫子就算了,嗓门儿跟TM农村妇女赶集似的!操!倒是一层绝大多数是尽情投入的人,就像内谁说的,有人抽烟有人哭。

    舞台上演出的李志还是个执拗的大男孩儿,只和合得来的人一起玩儿,只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这是我最喜欢李志的地方!时光让他学会了更多的隐忍,但也更加坚定了他以往的坚持,这很棒!内帮弱智瞎J*B嚎的时候,我真希望李志喊一声:你们丫闭嘴!但他只是低下头,顶多后来低声说了句:就你们这样,还怎么实现四个现代化。这晚他几乎没聊,连嘉宾老狼都说他今晚为何如此寡言,似乎应该是2B听众太多的原因,没情绪聊,可惜。在接近尾声时候介绍完乐队成员,李志说:一路走来,我觉得很幸运,我们不专业,但我们一直在努力,我们会继续努力。他说五年前来北京第一次演出,也是在糖果,当时朋友站的位置他还记得,如今乐队成员里除了他只有一位是当年一起演出的。

    时间过得真快。只不过是一场生活,只不过是一场命运,只不过是一场游戏。

    现在这个CaoDan环境就是这样,不随大流,执着自己,就TM是矫情装b。尤其是你没¥的时候,谁都能给你下dingyi,再来句:活**该!然而如果一不小心,幸运女神青睐了你一下,而恰好你又没放弃,你就成了一朵闪光的奇葩,无数不同心态的人都开始关注你,就TM爱凑热闹么!盲目崇拜者簇拥而来,因为你说了他们不敢说的话,你做了他们未能做的事。于是没进社会的学生空虚茫然地愤怒着,刚进社会的小青年儿恐慌憋尿地愤怒着,看见舞台上的甭管谁就知道摇头晃脑喊牛逼,另外还有无数冷眼旁观,蠢蠢欲动妒忌等着看笑话的等等等等。这些人带不来光环和成长,只有shiniaopi,最后把你淹没,把你遗忘。而真正懂你支持你的人就和你一样地少。多么悲哀!多么傻b!

    我没想到老狼来客座演出,好像郝云演出时候他唱的也是这几首歌,原来他们都是好朋友,真好~~口琴小鹏太好玩儿了!我记住这活宝了!哈哈!

    期待《最后一枪》。